弗罗西诺内美院学费
首頁 > 社會 >

挑戰不可能 英國小伙徒步長江

 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《挑戰不可能:十年非凡冒險經歷》

  阿什·戴克斯 著 王晨 譯

  上海三聯書店出版

  這個星期,徒步長江的英國探險家兼極限運動員阿什·戴克斯(Ash Dykes)一路走到了武漢。

  去年8月26日,他的徒步長江之旅正式啟程,從海拔5100米的長江源頭青海當曲出發,將一直走到海拔0米的長江入海口。若本次挑戰成功,他將成為徒步長江全程第一人,同時還將打破世界吉尼斯紀錄。

  他給自己起了一個中文名:小戴。

  小戴是個90后

  說起來,小戴也算是90后。他1990年出生,家境平常;但是已經拿到很多不平常的成績——2014年,他作為第一位無后援、無補給的探險家獨自徒步穿越蒙古;2016年他成為第一位徒步橫跨馬達加斯加的冒險者;兩次受邀前往英國首相府,被FHM雜志譽為“世界上最勇敢的戶外探險者”,并榮獲2015年英國年度探險家的稱號。

  記者對搞戶外運動的人其實有點偏見,總覺得“不靠譜”。但是讀小戴的自傳《挑戰不可能》,發現他身上有很多優點:計劃性、自律,對不同文化的謙虛。

  他從小喜歡健身、戶外,喜歡腎上腺素飆升的感覺,去游樂場總是坐在過山車上不肯下來,還和家人去過北極圈。父母雖然尊重他的愛好,但是要求他中學畢業后繼續接受教育,他就去讀了兩年的戶外教育課程,課程包括攀巖、登山、防雪崩、劃獨木舟等,拿到國.家文憑。

  他曾經也是“耍酷”的人,買了一輛車,用一半的收入去改裝。可是當他明確了自己的愿望是周游世界去探險,馬上就制定了嚴格的攢錢計劃,賣了車,循規蹈矩去上班,雖然不喜歡那工作,還是努力加班。

  他結交了志同道合的朋友,大家一起商量計劃,比如到了國外錢花光怎么辦。以下這段計劃記者覺得有趣又實用:

  “我提出如果錢花完了,我們可以在國外工作,而不必馬上收拾行李回家,一開始我們考慮的是成為滑雪教練,但那必須先花一大筆錢才行,于是我們轉而考慮成為水肺潛水教練,既然全世界的75%都是水,而且海岸上生活著全世界最多的人口,那么只要我們學會水肺潛水,我們就能在旅行時找到工作,無論是在亞洲、澳大利亞或者其他地方。”

  小戴情商智商高

  小戴和他的朋友拿到潛水教練資質,首站就來到中國北京。他笑容滿面在夜市上大吃西方人不敢吃的東西,感覺不錯。

  從北京到上海,兩人為了省錢,在火車上坐了30個小時,“座位”其實就是廁所和垃圾桶之間的過道。臭氣熏人,小戴無法入睡,和周圍的旅客們交流了一路。

  經香港去了泰國,兩人買了自行車,騎行穿越柬埔寨到了越南。他們后來去了巴基斯坦和印度,在克什米爾冰川上遭遇軍方直升機。在恒河,他看見河里漂浮的糞便、死尸、工業廢料,意識到這是污染最嚴重的河流,但他還是決定試試像當地人一樣在恒河沐浴。他蓋住鼻孔、耳朵、嘴邊和眼睛,一頭扎進河里,然后走出來,一邊開著玩笑一邊奔向浴室。

  在澳大利亞他們打工,有天老板帶著他們去上門推銷。那個老板在客戶面前摩擦手指,做出那個代表現金的動作,吹噓自己如何有辦法、如何賺錢,小戴在一旁感到難堪,回頭就辭了工作。

  小戴后來又回到泰國當了一陣潛水教練,目的是學泰拳,他的水平可以上場比賽。

  這些算是他的前奏,回英國后,他開始考慮真正的探險目標——單人徒步橫穿蒙古,此前沒有人做到過。

  為此他進行了哪些準備?他找了蒙古的旅行社提供后勤支持;申請《國.家地理》雜志的經費但沒有成功;和家人一起制定路線計劃;自我宣傳以獲取贊助;繼續鍛煉身體;定制了低碳鋼的拖車,配備防穿刺輪胎;穿越威爾士、登阿爾卑斯山、拖車走英格蘭,作為演習和熱身;準備口糧包、爐子等裝備;學習蒙古文化——不要踩蒙古包門檻,蒙古包門框上吊的刺猬皮是用來防止邪靈進入的,不要敲打;蒙古包中央兩根桿子只能繞著走;坐下時應該交叉著腿或者把腿往里縮,還有,如何像蒙古人那樣稱呼“成吉思汗”。

  成功穿越蒙古讓阿什受到更多的關注,也獲得更多機會。一年后,阿什花了5個多月,自南向北,征服了馬達加斯加的8座高峰。其實在行程開始不久,他就染上了瘧疾,差點死掉。所幸得到恰當治療,休整之后他一邊繼續服藥,一邊攀登上了馬達加斯加第二高峰——伯比峰。這真的很瘋狂,但是他享受其中的樂趣。

  探險家的生涯并不都是高光時刻,有很多躑躅獨行,艱苦和險境。阿什在《挑戰不可能》中記錄了自己的探險中的各種經歷,除了身體面臨極限,人的心理也在接受考驗。在探險途中阿什也會遇到意志消沉的時候,但是他知道這種情緒終究會過去,他用自律來保證自己在心緒不好的時候,仍能堅持目標。

  而記者感興趣的是,一個探險家如何養成?探險是西方強大的秘密之一,已經融入西方人的血脈,而且人家有一個成熟的社會支持探險體系;這就決定了,中國人要去探險或者戶外,需要做更多的準備、付更大的代價。

  其實,像小戴那樣做人做事,即便不是探險而是做別的,離成功也會更近。

  【采訪】

  徒步長江,我賺到了

  記者:為什么選擇了“走長江全程”這個目標?

  小戴:2010年我第一次來中國的時候,就知道自己想要再來這里,而且是在中國的中心腹地做些“瘋狂”的事情。長江是世界主要河流之一,長度排名世界第三,而且是世界最長的全程只流經一個國.家的大河。它流過的中國土地呈現出不同的面貌,我會看到美景、地貌、野生動物、風土人情……這些真實的中國奇觀。事實上,這件事以前還從沒有人做過,我真是賺到了。

  記者:能否講述一下具體的細節,你每次行動之前都有很周密的計劃,為了這次行走長江,你做了哪些準備?

  小戴:這是一段4000英里的任務,將花一年左右來完成。我在不同的幾個路段都請了不同的向導。我將面對所有的極端環境,從零下到酷熱,還有潮濕多雨。還會遇到來自諸如熊、狼、毒物、暴風雪、山體滑坡、孤獨、高原反應等危險。在體能和精神上,我一直有做艱苦的訓練,每天我都要做兩小時左右的訓練,注重健康飲食,把自己放在野外不適的條件下使自己更耐艱苦。

  記者:這次是不是比在蒙古和馬達加斯加要安全或舒適一些?你認為此行最大的困難是什么?

  小戴:從海拔、天氣、地形和時間跨度上說,這次的探險是最困難的。這是我走過的最長的行程,對于一場冒險來說,一整年在外面是非常久的。它是我以往行程的兩倍。

弗罗西诺内美院学费 河南移动app和伙人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海南七星彩网站开发 新11选5开奖结果直播 百宝彩票山东省群英会 安徽时时遗漏 im体育靠谱吗 十二选五的开奖号码 足球总进球数怎么算 澳洲幸运8开奖网 秒速时时心得 足球彩票14场胜负19071 正版快乐三张牌手机版 急速赛车庄家会做弊吗 北京11选五前三直开奖号码